返回列表 發帖

牽手獨臂姑娘,走過生命泥沼翩然起舞(1)

2007年4月20日晚,中央電視台演播大廳,第四屆CCTV電視舞蹈大賽決賽正在現場直播。聚光燈下,一個失去右臂的姑娘和一個失去左腿的小伙開始舞蹈,他們奮力騰挪、纏綿交疊,動情而淒美的表演感染了所有人。


他們是這次海內外7000多個參賽節目中唯一的殘疾人組合,但卻憑這個名叫《牽手》的舞蹈獲得了99.17分的高分,在全場轟動中摘得銀獎。


而人們更沒想到的是,這個充滿絕望與掙扎、激勵與支撐的舞蹈,正是舞者馬麗的真實生活寫照:10年前,一場車禍使美麗的她失去了手臂,曾經信誓旦旦的男友帶著她的救命錢消失了。在她精神幾近崩潰之際,一個比她小5歲的健康男孩,牽著她的手衝破夢魘。終於,折翅的蝴蝶又翩然起舞……


走過愛與生命的泥沼,獨臂姑娘遭遇真情「小弟弟」


2002年4月,一位青春陽光的男孩拎著一袋紅棗,來到了位於北京東郊的一家藝術團看朋友。這男孩名叫李濤,1982年出生於陝北延安富縣一個幹部家庭,2001年從藝術學院畢業後,就在北京當起了「北漂」。


很快窗前看書的一個女孩吸引了李濤的注意。女孩烏黑的頭髮隨意挽在腦後,初春的陽光灑在明淨的臉龐上,側面逆光看去,彷彿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金色光暈。這多像一幅聖女瑪利亞的畫像啊!開朗的李濤開著玩笑與女孩打招呼:「嗨,瑪利亞!」


女孩回頭,疑惑地問:「你怎麼知道我叫馬麗呀?」這下,李濤愣住了:「你真叫瑪利亞?」李濤的朋友大笑起來:「她的確叫馬麗,但不是你的瑪利亞。」


李濤有些不好意思,抓起一把大紅棗遞過去。馬麗沒拿書的「右手」卻插在口袋裡動也不動。當李濤熱情地拽住馬麗的「右臂」想硬塞給她時,他驚愕地睜大了眼睛——那隻手臂竟是假的!


馬麗用左手接過大棗,淡淡地說了一句:「謝謝,那是假肢。」然後,掉頭就向門外走去,全然不顧李濤尷尬和愧疚的眼神。


馬麗出生於河南省駐馬店市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,從小酷愛舞蹈。1995年,19歲的她從藝術學校畢業後,進入青島藝術團跳芭蕾。那時,馬麗已出落得如同一朵含苞欲放的芙蓉花一樣美麗,身邊還有一位呵護備至的帥氣男友劉匯剛,幸福似乎看不到頭……但一場飛來橫禍卻不期而至。1996年夏天,當馬麗從青島回駐馬店度假時,劉匯剛開著新買的小轎車來帶她兜風。突然,一輛貨車從後側面衝過來,劉匯剛急打方向盤,但為時已晚……


等馬麗艱難甦醒過來時,已是兩天之後,身上插滿了各種儀器的接線,右臂被紗布裹得嚴嚴實實。馬麗左右環顧,並不見男友的身影。父母流淚告訴她:劉匯剛把她送到醫院後就消失了。馬麗又暈了過去。


由於右臂嚴重受傷,如果想保全就得轉院,但這需要一大筆錢。一臉憔悴的父親去找肇事司機。不想,對方卻告訴他:他們已主動把馬麗的治療費5萬元給了劉匯剛。可父親費盡周折,也沒找到他。


因為一時間借不到足夠的錢,加上馬麗的傷口感染,醫院不得不對馬麗實施右臂截肢手術。被截去的右臂彷彿也帶走了馬麗所有的笑容,手術後,馬麗便很少說話,悲傷的眼睛痛苦地望著醫院的窗外。


在父母的安慰和精心照料下,馬麗終於出院了。出院沒兩天,馬麗就收到一封沒有地址的信,寥寥幾行字:「我愛你,像那翩翩起舞的蝴蝶,可沒有翅膀的蝴蝶還能起舞嗎?別怪我,忘了一切吧。」收到信的當天,馬麗就割腕自殺,被父母及時發現才得以脫險。


看著父母流淚而憔悴的面龐,不讓他們傷心成為馬麗活下去的唯一理由。她開始學習用左手拿筷子、單手洗衣服,她還開了一間小書店來減輕父母的經濟壓力。馬麗堅強地生活著,卻把心緊緊封鎖,本能地拒絕與人交流。夜深人靜的晚上,當絕望和悲傷難以排譴時,她就張開獨臂,在黑暗中發狂一樣旋轉、扭動,直到累得癱倒在地,看著蒼白的月光一點點從窗前消失。


2001年6月,河南省殘聯聽說馬麗曾是舞蹈演員,就極力邀請她參加第五屆殘疾人文藝匯演。可面對難得的機會,馬麗想也不想就回絕了:「舞蹈是美的,而我卻是醜陋的,沒資格登台」。父母傷心不已,他們深知:這麼多年,如果馬麗心中還有陽光,那就是舞蹈。父母拿出車禍後小心收藏起來的馬麗以前表演的碟子,這是一段他們一家人都不敢觸及的記憶。聽著柔美的音樂、看著熟悉的舞姿,馬麗淚流滿面。她痛苦地問道:「我還能跳舞嗎?」父親點點頭,說:「舞蹈的靈魂是心靈,只要你的心是豐富的,舞姿就是美麗的。」


沉默良久,馬麗穿上舞衣,怯怯地在自家的鏡子前開始練習。音樂響起,馬麗在父母的鼓勵和期望中開始僵硬地舞動。但跳著跳著,她的心變得飛揚,每一次的踢腿、騰挪甚至摔跤,都讓她感覺壓抑以久的快樂。經過一個多月的練習,重新登台的馬麗最終以一曲《黃河女兒》,獲得了表演賽的金獎。


舞蹈終於讓馬麗苦澀的心變得鮮活。獲獎後,她開始參加當地一些演出。但很多人並不能理解一個殘疾人跳舞的動機。有人說馬麗是想暴露醜陋,來引人同情。這些話讓馬麗無法容忍,她把獎盃交給父母,來到北京追求藝術夢想,並進入李濤朋友所在的藝術團。


第二天,馬麗照例去排練舞蹈,不知不覺進入忘我的境界。剛好李濤也在排練場,馬麗再一次將他吸引:那殘缺的肢體靈動優美,純淨的眼神卻那樣悲傷無助,彷彿一個靈魂在掙扎!不知不覺,李濤的眼睛潮濕了。


一曲終了時,馬麗終於看到了專注的李濤。他走上前真誠地說道:「你的舞那麼美麗又那麼讓人悲傷。我真想祈禱上天,令你重新快樂起來!」彷彿心中的秘密被窺透,馬麗一陣詫異,繼而又是一陣溫暖。


這之後,李濤有事沒事來藝術團找朋友和馬麗,幫馬麗洗衣做飯。一次,李濤在幫馬麗做飯時,突然停下來,認真地說道:「馬姐,讓我給你做飯,一輩子好不好?」馬麗愣住了,從最初的驚愕冷靜下來後,她憂傷地說道:「你太小,還不懂這句話的意義。」停了一會兒,馬麗艱難地給李濤講起了她與劉匯剛的故事——這是她第一次向外人提起劉匯剛,說完那段苦難經歷。她又道:「我的心在受傷時,已經死了,不會再醒來了。」


李濤的心隨著馬麗的講述一點點疼痛,他想把馬麗擁入懷裡。馬麗卻一把將他推出房門。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