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發帖

芳名叫韓丹

我打開一台電腦,無法操作。我又打開另一台電腦,仍舊是無法操作。旁邊的她說:「用我的這一台吧!」那聲音,輕輕的,柔柔的。這是我們的第一次接觸。
  自那後,每晚的自習課,她總是早早的來到教室,總是靜靜的坐在最後一排,總是用著那台別人都不願用的電腦。而她的傍邊,總是莫名其妙的空著一個座位。而我,不管是早到還是遲到,總能夠坐到那個位置上。教室裡很靜,充斥的都是一些鍵盤敲擊的聲音。她悄悄的告訴我,說:「今天老師講了一節新課,你沒來,那內容很重要的。」隨即,把她的筆記本挪到了我的面前。
  那個筆記本上,工工整整的寫著韓丹的名字,我知道,她就叫韓丹了。這孩子,不像別的同學那樣鬧騰,總是文文靜靜的,像是在躲避著什麼。我只是個插班生,不像她們那樣嚴格的遵守著課時。自然有些內容是無法掌握的,每每遇到卡殼,她總是停下她的操作,到我這兒來指指點點的。這感覺挺好的,一點也不顯得尷尬的。我說:「以後有什麼難題能夠請教你麼?」她想了想,不知選擇怎樣的詞語,最後,她只好乾脆的回答,「可以。」這孩子,還沒有學會世俗的那一套謙辭,就像一塊未雕琢的玉那樣拙樸。
  她瞇瞇著眼睛,說話時從來就不曾看著你的眼睛。她要麼看著電腦,要麼看著你的雙手的指尖的跳動。她笑也笑得節制,就像是懼怕什麼似的。但是,我卻還是見識過她的次驚喜的。那是晚上的一次自習課,有兩個穿著花裡胡哨的學生模樣的女孩子找到了她。她高興得一下就蹦了起來,說你們怎麼來了呀?那倆孩子說:「找你幾次了,都沒找著。」她陪著聊了幾句,她們就表達了來意,說是想借100元去玩玩。她不假思索地就掏出了100元給了她們。那倆孩子走出教室沒幾步,又回頭了,說是還想借100元。她慢慢的站了起來,悄悄把她倆拽出了教室。我聽到了她的聲音「19號一定得還我啊!」大概她又借給了她們100元。她說那兩位是她中專時的同學,玩得挺好的。我問她,為啥非得19號還錢你呢?沒想到,她卻羞澀的淺笑了一下,說,19號飯票就會吃完了,續不上了。我不知道說啥才好,同樣是學生,有的人借錢都要出去玩,有的人即使給錢她她也不會出去玩的。
  我在心裡一直記著那個19號,我想,再怎樣也不能讓餓肚子呀!
  天氣漸漸轉涼,已經是深秋季節了。一次,我們正在上課,門外突然就站立著一位婦人。那婦人矮矮瘦瘦的,蓬亂著頭髮,幽黑的臉龐顯出一些溝壑,是那般的滄桑。她的肩上,扛著一個鼓鼓的蛇皮袋子。講台上的老師發現了,說,誰的家長?請去接待一下!我看見,韓丹迅速的站了起來。
  韓丹告訴我,她的家在一個很偏僻的小山村,那個婦人就是她的母親,這是給她送御寒的衣服的。我說,星期天休息,你幹嘛不回去呢?她說,要轉幾次車,挺麻煩的。我知道,這是個借口,主要原因還是一個錢的問題。這麼大一點的孩子,怎麼會不想家呢?她說,在鄂城讀了兩年的書,連一次街都沒有逛過的。她說她的成績還特好,好到了家中拆屋賣瓦才能供她上大學的成績。最終,她還是選擇了職校,她說還是學門手藝吧!何必把個家拖跨呢?學好手藝,早點兒出門打工,也好補貼一下家用啊!
  她平平靜靜的講著,好像這些事兒與她無關似的。她說,每逢雙休日,偌大的宿舍樓就剩下她們幾個為數不多的人了。我說,那你能夠幹嘛呢?她說,學英語呀!以前學過,就不想放棄了,以後也許還用得著呢!
  是啊!以後也許真的用得著呢!

 

要持續更新下去喲!!祝你心情愉快

TOP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