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發帖

由喝酒所想到的

於是人便都來齊了。然後我們在草坪上圍成一圈,圈子裡有酒和零食。

    我向來是一個喜歡做「有意義」的事情的人,即使我強加給它任何的意義。喝酒或許是大學生活中一件純粹的小事。然而我要給它意義,它便不小了。我問A原因,A說心情不好。

    這便有意義了:心情不好。由此我想起了一個似乎和「心情不好」並沒有關係的一句話,我說:「記憶隨著時間的流逝有時候它並不會消失而會變的扭曲,在某個特定或不特定的時刻爆發,然後影響你的一生。」這句話是我看《維以不永傷》時想到的,然後我問:「突然的不高興?」A笑了,說不是。

    我們坐在草坪上喝酒,有男生也有女生。其實我並不喜歡喝酒。我想,酒的發明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。人說「舉杯銷愁」,於是酒便成了一件發洩的工具。把一種味道並不好的液體灌進肚子裡,然後吐,實在沒有意思。然而我們男生女生卻在做著奇怪的動作:把酒瓶拿起來,然後向肚子裡面倒著......

    先是笑。我們並沒有明確的話題,於是我說:「我是相信柏拉圖的」。是的,我一直相信,有句話說:「在荷爾蒙的激勵下,昆蟲也有昂揚的行動。」然後我們就此討論,分成兩派。我一直相信柏拉圖。就我而言,有時擁有和不擁有並沒有區別。比如作為安徽人的我並沒有去過黃山,然後如果我前往參觀黃山,就這樣,回來後卻依舊照常生活,這於我並沒有多大影響。由此推進到女朋友的問題,我想我在精神上並不孤單,如果把擁有女朋友看作一種象徵或是標識的話,確實需要考慮一下,否則,不如去紅燈區來得爽快。

    解決一瓶後,順手便開了第二瓶,毫無理由的喝。有一個故事讓我覺得好笑,說是一個女孩有一個布娃娃(布娃娃可愛與否,女孩喜歡這個布娃娃與否並無影響)然後布娃娃被別人搶走了,她,覺得應該傷心,便大哭,然後別人給了她一個更加可愛的布娃娃,女孩笑了。我高中有一位女同學,長得很漂亮,於是她便有了男朋友,於是她每天忙於交際,耽於幻想,這讓我很不理解,似乎漂亮是一種很有價值的資本,然後可以以此擁有「美麗而多姿多彩」的青春。當她失戀後,她便長時間的傷心,她為失去男友而傷心,還是因為自己漂亮卻失去男友於此不可思議而傷心?這個問題有待商榷。

    喝酒在繼續著,然後我又想到《病隙碎筆》中的一句話「當你學會尋找,你就已經找到」。這於愛情也是可以解釋的,至今我仍沒有想通愛情的本源意義 ,抑或說,我還沒有學會尋找。

    酒喝得多,話便也多。於我,總喜歡把酒當做一種吐露的接口。我頭腦清醒,卻因為喝酒而告訴別人我不清醒,於是便可以發洩,該說的,不該說的,該做的,不該做的。這會讓人感到痛快,並且事後可以心安理得,毫無愧怍。

    酒,喝的盡了,話,說的完了,沉默之後,我們收拾著各自回去了.......

 

感謝不吝分享您的心得

TOP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