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發帖

兩個家,讓我有兩份牽掛

25歲那年,我結婚了。從此,我便有兩個家:一個遠在岳陽的老家,一個攸縣老公的新家。兩個家,讓我有兩份牽掛。牽掛老家爸爸媽媽的身體,牽掛新家女兒的飲食起居。
  因路途遙遠和工作繁忙,想念老家時,我一般只能通過電話聯繫。往往是我先跟母親嘮嘮家常,再向父親噓寒問暖,最後是輪到小侄子用稚氣的聲音叫我姑姑。每當我做事拿不定主意時,我會跟父親商量;每當我工作不順心時,我會向母親傾訴;每當我跟老公吵架時,我會和弟媳談心。
  春節回到老家,父親忙著殺雞宰鴨,母親忙著炒菜做飯,弟弟忙著給女兒拿壓歲錢,弟媳忙著泡茶,小侄子忙著為女兒拿玩具。
  家,是我動力的源泉;家,是我精神的支柱;家,是我療傷的診所;家,是我溫馨的港灣。
  每次得知家鄉的變化,我會感到由衷的高興;每次在異地遇見老鄉,我會感到加倍的親切;每次接到家人的電話,我會異常的激動。我好比是天上的風箏,家是牽引我的線,無論我飛得多高,線始終拴在父母的手裡。我好比是夜行的路人,家是照亮我的燈,無論我走得多遠,燈始終照耀我前進的路;我好比是出海的船隻,家是呵護我的港灣,無論我駛得多慢,港灣始終等待我的平安歸來。
  新家和我工作的地方雖在同一個城市,但它屬於城市的邊陲小鎮,路途比較遙遠,坐車來回得四個鐘頭。所以,我只有週末才能回家。
  每次回家,我都會多少買點東西回去。比如,女兒吃的餅乾穿的鞋襪;公公理發用的小件物品;婆婆洗衣服用的洗衣粉;老公喜歡喝的小瓶裝的白酒。我就算不買東西給家裡的其他人,女兒這一份必不可少。記得有一次,我因趕時間,忘了幫女兒買東西。下車時,早就和老公等候多時的女兒一路飛奔過來,一路媽媽媽媽的叫個不停,然後急切地問我有沒有給她買東西。當得知我沒有買時,她很沮喪,耷拉著小腦袋,噘著小嘴巴,淚眼汪汪。那一刻,我的心碎了。從此,我也懂得了一個道理:父母是孩子心靈的鏡子,父母在孩子面前不能言而無信。
  因種種原因,我有兩個禮拜沒有回家了,挺想念女兒的。不知她跟她爺爺奶奶學了唐詩沒有,不知她吃飯吃得好不好,不知她晚上還尿床不。
  今天,女兒打電話給我,講了三句話。第一句話是:媽媽,我好想你。第二句話是:媽媽,你明天回來噢。第三句話是:媽媽,記得買吃的給優優(女兒名字)。短短的三句話,卻讓我感動了好一陣子。
  每次回到家裡,公公總會交待我上班過馬路時要小心,要一等二看三回頭。
  每次回到家裡,婆婆總會囑咐我天冷要多穿衣服,身體是革命的本錢。
  每次回到家裡,老公總會買一些我喜歡吃的菜,做一頓豐盛的晚餐。
  每次回到家裡,女兒總會出奇的乖,又是要我教她說簡單的英語,又是要我教她背誦唐詩。
  我感到很富有,因為我有兩個家。老家讓我溫馨,新家讓我幸福。

返回列表